我怀疑每天陪在我身边的是假教练

勇利视角为主


     「维克多突然出现在我们家,对站在温泉边石化的我说: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并且将帮你拿到金牌(*^▽^*)


       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啊啊啊啊啊啊!!


       从很久很久以前,我也不记得到底是多久,维克多就成为了我的爱豆,可以说是极高无上的神也不为过,他震慑全场的优美身姿还有后外点冰四周跳实在...

咳咳,考完试开小滑冰的车,望考试顺利_(:з」∠)_

我喜欢的人有点直01[赤黑]

外音:

这一篇想要把赤司大人写的更加温柔腼腆一些(只在黑子面前会突发的少女样?Σ(°Д°;

至少哲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

每次赤司精虫上脑时,理由都是自家的恋人傲娇地样子太犯规了...(黑子内心:exc?黑人问号?)

ooc有

也许是个坑(T▽T)
我是个标题废诶
写的不怎么样,谢谢包涵(深鞠躬。

以上。

尚未度过中二期的赤司少爷最近似乎遇到了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件。

他被表白了,准确的来说,长年霸占全县第一的大脑运转跟不上事情进展的速度。

一开始赤司觉得那是表白,可后来他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这事要从开学那天说起。

可...

  
[赤黑]   [短篇]

短到不行(。

摸鱼成瘾(喂

蔷薇色。

蓝鸾花。

“笨蛋赤司君,你快给我醒来。”

“赤司君!”

冬日清盈灵舞的白色雪花不懂炽热的眼泪。

这位少年几乎每天都会来病房,看望与他年纪相仿的赤色青年,更多时候,他选择静静地拽着那双苍白的双手。

奇迹发生在另一个冬日。

整整一年他才醒过来。

一群五颜六色的朋友们着实把病房闹翻了天,喜欢收集幸运物的主治医师无奈地告诉众人,因为脑部损伤赤司的记忆成了一片空白。

蓝色少年的喜悦都写在了脸上,攀谈二三,知道了他的名字–“黑子哲也”

也可以叫我哲也,赤司君也是这样叫的呢。...

晚风微凉。

校道的路灯把两人影子拉成细长的轮廓。

“呐,赤司君。”

“怎么了,哲也?”

“今天和你一起,很开心呐~”黑子的眼睫环绕着暖暖的光昏,嘴角淡笑的样子把站在一边的赤司看得有点晕。

是吗,和我在一起,很开心。

赤司心里还是得意的,因为对方是自己喜欢的人呐。

“赤司君的寝室好像是另一个方向吧。”哲也歪着头笑笑说。

赤司自然明白话里的意思。

真是太犯规了,这种可爱的表情。。

“嗯,那再见了。”

“哲也!”没等黑子反应过来,眼睛已经被蒙上,等等……唔……什么也看不见,他只知道赤司突然夺走了他的初吻。


今天吃了芒果味的薯条////芒果味??? (。・_・。)...

ooc 糖 赤黑

首先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与肯定,偶爱你们么么耷(๑Ő௰Ő๑)!!!!

内容续上篇:最近二号有点怪 (。从我那少的可怜的目录中找出来应该不难_(:3」∠)_

///////
黑子平静地打开了冰箱。

“请问黄濑君想喝哪种饮料?”

“你已经站在门口两分钟又二十六秒了,不进来坐吗?”

如果你问黑子,黄濑凉太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回答的一定是,表面帅气阳光的年轻模特,私底下是缠人的金毛犬。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黑子的手机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响了五次,不用想也知道是黄濑。

小黑子早上好啊今天帅气的凉太也依然还想念可爱的小黑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亲亲亲亲亲亲亲'😘😘😘😘!!!!……

自...

最近二号有点怪

赤黑  糖  ooc


黑子哲也给宝贝二号洗澡时发现肉呼呼的爪子上有刮伤的痕迹,最近在外面溜圈也总是不按时回家吃东西。


二号好像感觉到主人的低气压,讨好地蹭了蹭黑子的手。


“泡泡都粘在身上啦二号………”


第二天早上二号晃着新的项圈出门了。不知道项圈装有定位器的二号还沉醉在黑子开门前的热情拥抱,一路小跑钻进邻居家花园的篱笆。


二十五分钟,差不多了。黑子点开手机屏幕穿着休闲的居家拖鞋就踏上了寻犬之路。


这个小区大多是独栋的房子,有些因为没人住花园一段时间没打理草木就开始疯长。


直线二十米,左转后十五米,右转八米……目标移动中……


嗯...

如果想看,就来看吧

这个季节有一树一树的花开,很美。


以下是小透明君埋在高考五三题海里想到的故事,如果想看,就来看吧


四月,雪白的海棠开得正盛。


黑子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陷在沙发里。行李箱还放在门口。


大概是因为昨晚被雨淋了个透,黑子想到。


迷迷糊糊地望着夕阳的光影从落地窗移动到天花板,可是却怎么也用不上力,连站起身都困难。


眼前闪过一个身影,赤.......赤司君


黑子都忍不住想要嘲笑自己,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到他。


其实自己和赤司的关系真的和别的人不一样吧...


最近作业超级多,什么考试的一大堆(′へ`、 )不过赤黑一直都是原动力呐 (●′ω`●)我爱帝光双花~~~~~

赤司睡的正香,好像有个人钻进了被窝。

哲也。赤司温柔地摸着哲也的头发,软软的。

不要误会,我只是很想念你身上的味道。哲也义正言辞地说道。


偶尔吵一次架都觉得好温馨!! (= ̄ω ̄=)

        一家小小朴素的花店,坐落在东京的街角。白色的雕花瓷瓶,星星点点的开着清雅的花朵。如果不是司机一时疏忽绕了远路,停在这家花店前,赤司征十郎大概会错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停车。」汽车在花店前缓缓停下,「我下车透透气。」

       「是。董事长。」...


© 嘀嗒 | Powered by LOFTER